央行下半年重头戏明确“八面出击”

[目前国内利率体系存在分层现象,央行可以调控的是政策利率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预计央行下半年更有可能通过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来引导市场预期,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8月2日,备受瞩目的央行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召开,被市场视为下半年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的风向标。其中,货币政策、风险攻坚、金融开放、金融科技等被重点部署。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央行下半年重点工作部署围绕八大主要任务展开: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调;加强政策协调配合,加快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进一步激发市场微观主体活力;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进一步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推动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不断提高金融服务和管理工作水平;要因势利导发展金融科技;继续加强中央银行政策宣传解读。

对于市场关注的货币政策方向,从年初的“进一步强化逆周期调节”微调为“适时适度进行逆周期调节”。对此,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主要是根据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得出的判断。年初以来,随着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多国央行纷纷采取降息举措,美联储进行了十年来的首次降息,但中国并未跟进,“应该说,我们国家的货币政策还是要保持政策独立性,根据我国的经济运行情况、通胀水平、就业状况、国际收支等综合考量货币政策方向。”

货币政策方面,央行表示将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及时预调微调。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适时适度进行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

从上半年数据来看,央行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力度松紧适度,以及流动性合理充裕的效果已有体现。

6月末,M2同比增长8.5%,比上年同期高0.5个百分点,并且已连续3个月保持在同一水平,也是去年二季度以来较高的增长水平;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增长10.9%,比上年末提高1.1个百分点。6月份全社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66%,同比下降0.28个百分点。

8月1日凌晨,美联储宣布降低联邦基金目标利率25个基点至2.0%~2.25%,为2008年以来首次降息。在美联储宣布降息后,已有多个国家央行宣布跟随美联储降息。不过,8月1日,央行未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释放货币政策操作以我为主的信号。

多位业内专家认为,下半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需求上升。定向支持、精准滴灌的政策思路将强化,结构性调控政策将扮演重要角色。例如,上半年央行使用OMO+MLF+TMLF等方式释放流动性。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此前表示,在利率市场化和利率并轨作为年内货币政策工作重点的背景下,以利率并轨的方式引导贷款利率下行是可操作、最舒适的实质性降息方式。但若海外宽松与国内利率市场化机制理顺存在时间差,则仍然存在跟随降息的概率。具体到货币政策操作上,流动性投放仍然将以对冲到期和定向支持为主;价格型工具的使用可能需要与利率市场化同步推出,因而在利率市场化机制还未理顺之前,通过降低政策利率的方式仍然面临一定的博弈制约。政策利率暂时选择观望,后续要激活LPR并后续挂钩MLF等政策利率,实现利率并轨和引导实体经济实际利率的下行。

央行年中会议上提出,加强政策协调配合,加快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进一步激发市场微观主体活力。深化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综合改革,确保实现小微企业贷款户数增加、贷款投放扩大、贷款成本适度降低,支持优质民营企业扩大债券融资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我国存款准备金制度“三档两优”的框架基本确立。5月15日起,对农商行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3000亿元,分3个月实施到位。

业内人士认为,用改革的办法优化金融供给结构和信贷资金配置,一方面完善了我国差别化存款准备金制度,定向支持小微和民营企业,体现了货币政策的精准调控;另一方面体现了应对国内外环境和市场预期变化的逆周期调节特征。

央行表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稳妥处置和化解各类风险隐患,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最大限度地保护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要在稳增长的基础上防风险,坚持“开正门、堵后门”,在保持高压态势和严打局面的同时,鼓励小型有特色的金融机构依法合规开展业务。

其中特别强调,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按照“因城施策”的基本原则,持续加强房地产市场资金管控。此前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也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今年二季度,一些地区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回暖,土地拍卖溢价率较高。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认为,“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并将其作为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的重要任务之一,这可能意味着在经济出现一定下行压力下,政府靠房地产拉动经济的情况较难出现了。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表示,目前国内利率体系存在分层现象,央行可以调控的是政策利率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考虑到政策利率外溢影响较大,下调容易引发超宽松预期,刺激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泡沫,不利于宏观杠杆率稳定和房地产政策的实施。预计央行下半年更有可能通过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来引导市场预期,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不久前,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推出新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央行表示,将继续放宽市场准入,稳步推动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推动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

在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方面,央行在扩大RQFII试点范围、推进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做好存托凭证及股票市场互联互通配套支持工作、外籍员工股权激励的资金跨境管理机制设计等方面动作连连。

例如,截至2019年6月末,RQFII试点已扩展至20个国家和地区,总投资额度达到1.99万亿元人民币;共有1846家境外机构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持债总面额1.96万亿元。

人民币国际使用也正在稳步推进。数据显示,2019年1至6月,人民币跨境收支金额9.29万亿元,占我国全部跨境收支金额的37.68%,为历史同期最高。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统计,2019年5月,人民币作为全球支付货币排名第五位,市场占有率1.95%。2019年一季度,IMF公布的官方外汇储备币种构成调查报送国持有的人民币储备规模为2129亿美元,在国际货币中排第五位。

央行表示要因势利导发展金融科技,加强跟踪调研,积极迎接新的挑战。此前,人民银行已会同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卫生健康委在北京、上海等10省市开展金融科技应用试点,为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经济、提升风险技防能力提供实践基础和经验借鉴。

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司长李伟此前表示,拟定金融科技基本规则、指导金融科技的基本运用是人民银行的重要职责。具体而言,一要做好金融科技的发展规划;二要做好金融科技的行业管理;三是加强金融科技创新产品的管理;四是做好金融科技的示范引领。

此外,央行此次会议还提出要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目前,人民银行已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在推动央行数字货币方面做出很多试点与研究。

“中国对于数字货币计划不必人云亦云、盲目跟风,可以想清楚、看明白了再做。要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处理好创新与监管的关系。要认清金融的本源,坚持实质重于形式,穿过现象看本质。对于金融科技业务应该坚持内外资一视同仁,坚持持牌监管和功能监管。”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管涛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