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硬特朗普终于“叫痛”了:对部分中国商品推迟加税

8月13日,就在中美贸易谈判代表通话后不久,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延迟对部分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

本月初,特朗普扬言要从9月1日起对另外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如果把去年被加税的2500亿美元商品计算在内,此举意味着在特朗普的关税大棒下,中国所有输美产品都将“沦陷”。

孰料,话音落地半月不到,特朗普突然收手。他说这是为了圣诞季,以免影响美国假日消费。

而在美国媒体眼中,这是白宫的一次让步。“特朗普终于承认关税伤害的是美国消费者。”《华盛顿邮报》评论道,而此前特朗普多次“嘴硬”,说关税政策不会让美国消费者付出任何代价,受伤的只会是中国。

8月1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表示将推迟对部分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包括手机、笔记本电脑、电子游戏机、电脑显示器、玩具、婴幼儿产品和食物、一些鞋类与服饰等。加税时间由原来的9月1日推迟至12月15日。同时,基于对健康、安全、国家安全和其他因素的考虑,一些货品也将从加税名单中删除,可免去10%的额外关税。

“这么做是为了防止部分关税影响圣诞假期。”对于自己突然“变卦”,特朗普如此解释。他在新泽西州对记者说,新一轮加税或将迫使零售商提高价格,影响美国消费者的假期采购。

舆论认为,最新决定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的某种“自省”和“纠错”,决策者意识到再提关税就是把枪口对准自己。

《纽约时报》指出,在特朗普宣布对中国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后,人们越来越担心,特朗普的贸易战略正在被证明适得其反——关税政策对美国的伤害大于对中国的伤害。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指出,去年被加税的2500亿美元商品中,500亿美元是工业产品、零部件,2000亿美元中40%是消费品,美国消费者一时可能还未感受到切肤之痛,而这次被瞄准的3000亿美元商品基本都是日用消费品,板子直接打在消费者头上。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表示,由于增税商品涉及苹果手机、消费电子产品、运动鞋和玩具等商品,特朗普计划中的新一轮关税对美国消费者的冲击可能比前几轮更大。据华盛顿税务基金会数据,新关税一旦实施,一个美国四口之家一年要为此多消费350美元。

“现在被推迟加税的产品都是日用消费品,更能说明特朗普政府受到了来自于消费者的极大压力。”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华民说,相比之前被加税的中间品零部件,日用消费品替代性很小。而中间品零部件,美国还可以从韩国、越南等国进口,但鞋袜等商品,中国是全球最大生产国。

事实上,美国政府内部对此早有评估。白宫3月发布的最新经济报告指出,关税带来的任何好处都被“消费者购买高价商品和减少消费”所抵消。美国国会研究处今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加征关税后,美国洗衣机价格已上涨12%,钢铁产品价格上涨近9%,用户成本增加56亿美元。

代表300多万家美国企业的美国商会近日在其网站刊文指出,特朗普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新关税,将导致美国企业和民众的成本上升。许多制造商将被迫耗费数年建立双重供应链,大大增加成本、降低利润,“对美国企业、农民、工人和消费者来说无异于一场噩梦”。

美联社称,近年来,受经济不景气及电商冲击的影响,美国零售业早就摇摇欲坠,若美国对中国商品再加征关税,恐将成为压垮美零售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政府宣布延迟加税后,美国不少行业协会,诸如美国商会、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美国零售业领导者协会均表示欢迎。

在特朗普8月1日宣布新关税后,引发市场大幅震动,纽约股市三大股指全线下跌。由于市场对贸易摩擦引发经济衰退的担忧持续酝酿,过去两周美股持续下挫。标普500指数迄今已累计下跌逾4%。

而在特朗普周二宣布推迟加税后,美股迎来久违的强势反弹,三大股指全线暴涨。零售商和科技企业也暂时松一口气。苹果、耐克、玩具制造商孩之宝、百思买等公司的股价都翻红。周三,亚洲股市也随之走高。

“美国声明甫出,股市立即大涨,显示正在进行的贸易争端对市场的压力有多大。”CNN写道。

但路透社认为,周三的反弹无法挽回近几个月来股市的大幅下跌。鉴于对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加剧,中美贸易冲突也远未解决,市场整体情绪依然脆弱。

美国Axios网站分析,特朗普最新决定的弦外之音是,尽管总统坚称中国会为美国的关税成本埋单,但白宫似乎还是被股市崩盘和圣诞购物季价格上涨的威胁吓坏了。

“加征高关税是一把双刃剑,既伤害中国出口,又伤害美国生产企业和消费者。”周世俭说,贸易争端持续一年多来,特朗普并没占到便宜。特朗普对华挑起贸易争端的目的就是要减少贸易逆差。但是,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对中国贸易赤字扩大至4192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1.6%,创历史纪录。这说明特朗普的预期目标并未达到。

对于这位爱标榜关税武器、贸易争端是“美好事情”的总统,英国《金融时报》讽刺道:“贸易争端的数据戳破特朗普的大话,美国并未获胜。”从数据来看,加税的效果并不像特朗普吹的那么好。从2018年7月美国首次加征关税到2019年6月底,美国对华出口大幅下降330亿美元,占总出口的21%。相比之下,中国对美出口反而增长40亿美元。今年前7个月,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约为1680亿美元。

“中美经贸关系相互依存度太高,谁都离不开谁,要想脱钩谈何容易?”周世俭说。

美联社指出,随着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临近,与中国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成了特朗普手中的“烫手山芋”。

周世俭则认为,确保竞选连任成功是特朗普暂缓加税的最关键动因。“对特朗普而言,竞选连任压倒一切。能为连任大大加分的事不外乎:对内防止经济下滑,对外一是尽快达成中美贸易协议,二是朝核问题取得突破。”

如今,美国经济的表现祸福相依,而贸易争端的“副作用”已然显现。路透社指出,尽管目前美国的失业率、消费者信心指数表现良好,但美股震荡、房地产市场持续惨淡、7月ISM制造业指数创2016年8月以来最低水平。近期美国债市也在持续走低。美债收益率12日整体下跌,其中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至1.65%附近,为2016年10月以来最低水平。美债大跌使收益率曲线“倒挂”问题愈发严重,即短期国债收益率高于长期国债收益率,这被视为经济即将进入衰退的预警信号。

路透社引用市场分析者的观点预测,美国或将结束史上最长扩张期,进入下一轮衰退。

“美国经济已步入下行轨道,首先十年周期已到期。去年特朗普能靠减税刺激增长,今年不可能再减税,他还要消化22.5万亿美元的巨额债务。美联储日前降息也在预示经济存在下行风险;此外,特朗普对外挑起的贸易争端对美国经济更是火上浇油。”周世俭说。

“增加关税以来,美国宏观经济也受连累,表现不如过去强劲。”华民说,GDP增长率和金融市场,是评估经济表现的两个重要标志。和开启贸易争端之前相比,两个标志都不尽如人意。6、7月经济增长率低于预期;股市也不太稳定,站上高位后就震荡下行。所以,反对美国总统做法的声音在增强。

据美联社称,白宫西翼已经感到担忧:中美贸易摩擦不仅将有损特朗普的支持率,也将破坏总统竞选连任中的最强有力支撑——一张漂亮的美国经济成绩单。

美国财政部前官员史蒂夫·帕利克说,加征关税是特朗普的想法,现在总统的团队正设法补救,试图把关税对美国经济的影响降到最低。

在周世俭看来,特朗普对中国3000亿美元商品加税无异于“政治自杀”,将断送连任之路。由于3000亿美元商品基本都是日用消费品,一旦加税,后果立现,第二天牛仔裤、皮鞋、服装、旅行箱包就会涨价,美国老百姓肯定受不了,不会把票投给特朗普。

日经新闻还指出,中美贸易摩擦的激化正在将属于特朗普票仓的美国农民逼入绝境。美国2016年向中国出口214亿美元的农产品,2018年减少为91亿美元。美国农民一直出于“爱国心”而支持特朗普的对华强硬政策,但忍耐的程度似乎正在逼近极限。特朗普至今已两轮“撒钱”补贴,安慰美农受伤的心。但是农业团体表示,这并非长久之计,更想要正常的农产品贸易。

特朗普推迟加税也透露出,在选战愈演愈烈之际,他更急于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为自己多刷一项政绩。周世俭表示,之前,特朗普连续宣布两项针对中国的决定:8月1日宣布加征关税,8月5日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结果美国国内从媒体到协会骂声一片。现在暂缓加税,说明特朗普意识到两个措施效果不好,有意回撤。同时他也意识到关税最终会损害消费者利益。暂缓加税可以说是特朗普向中国示好的姿态,为接下来的谈判创造条件,以便与中国尽快达成协议。

特朗普政府对华挥舞关税大棒,不仅让美国自己深受其害,整个世界都成被殃及的“池鱼”。

“中美贸易争端产生的输家远比赢家多。”《南华早报》评论道,世界各地的贸易流动也因全球供应链被迫调整而受影响。

其中,亚洲可能受害最甚。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已遭遇沉重打击。日本财务省公布,日本6月出口比2018年同期下跌6.8%,且为连续7个月下降,今年1月至6月的出口总额减少4.7%。韩国在6月的出口额更是比去年同期大跌13.5%。印尼的6月出口额也比去年同期下跌8.98%。

东京日兴证券资深经济学家宫前耕说:“中美贸易争端把整体数据都往下拉。就出口成长而言,2019年7月到9月的前景黯淡。”

新加坡的遭遇或许最能说明问题。据CNN报道,由于受到美中贸易争端冲击,新加坡可能正在走向衰退。今年的GDP增长恐将陷入2009年以来最疲弱的增长。

数据显示,新加坡二季度经济增长相比一季度萎缩3.3%。周二,新加坡将2019年GDP增长预期下调至0%至1%。此前的预期值在1.5%至2.5%之间。

BBC指出,新加坡是全球对贸易依赖度最高的经济体,具有高度指标意义,一旦其贸易状况变坏,说明接下来情势会无比凶险。

华民表示,美国对华挑起贸易争端对全球经济格局影响非常大,因为作为全球第一、第二大经济体,美中贸易量占全球贸易比重20%甚至30%以上,两国贸易关系波动势必冲击全球贸易格局;而且现在是全球产业链分工,而非产品分工,“大家都活在产业链中,一个地方掉链子,世界经济增长的‘战车’就难以开动”。

为应对中美贸易争端不断扩大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各国央行都在想方设法求自保。澳大利亚、印度和泰国等国央行已纷纷大幅降息。据路透社报道,一些国家央行还在考虑祭出一项更激进的措施——负利率。路透社称,不惜扣动负利率扳机凸显出一些依赖贸易出口的经济体所面临的困境:在全球经济放缓、贸易局势紧张、市场动荡的情况下,如何防止本币升值损害出口。

“负利率是消极的方法,也是别无选择的做法,说明各国担心美国挑起贸易争端将导致全球经济衰退,从而引发经济危机。”华民说。

在周世俭看来,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扰乱了世界经济秩序。IMF等国际经济组织已指出,特朗普的贸易摩擦政策导致世界经济增长下滑,从发达经济体到新兴经济体都受波及。更讽刺的是,美国四处点火,挑起贸易争端,非但没有促进美国经济发展,相反还搬石砸脚,反受其害。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援引一些华尔街有影响力的人士观点指出,特朗普政府在美中贸易摩擦中“眨了眨眼”,也显示出美国在这场拉锯中究竟能承受多少伤痛。